<acronym lang='rexcoe'></acronym>
      <ol lang='m609ys70'><span dir='85q09tsm'></span></ol>

              <td lang='kcdo43'><lu dropzone='3of6br'></lu></td>
              <option draggable='uelj7cn'><code dir='9adhdxk'></code></option><em dropzone='31hja1'></em>

              <table draggable='p8kc86mn'></table>
                  點點客

                  科技造就移動電商先鋒

                  股票代碼:430177

                  首頁 > 幹貨邦 > 電商動态 > 社交媒體直播戰:坐等微信一統天下?
                  分享到QQ空間

                  時代周報 ·  2016-09-05 15:29   33
                  摘要:市場上有超過200家直播平台,但隻有陌陌和微博等少數公司實現盈利,原因在于隻有真實的活躍用戶規模才能帶來付費收益。
                    熊貓TV副總裁莊明浩透露,微信相關功能已經開發好,“但這功能最後到底上不上,我估計還是張小龍自己要做些取舍和内部博弈”。
                   

                  社交媒體微信

                   
                    當直播跨過PC時代進入移動互聯後,網紅和秀場不再是直播的唯一内容,“長尾效應”讓财經、體育、遊戲等細分領域通過這一新興傳播手段獲得大量關注。與此同時,大量的資本從O2O項目轉向直播,幾乎每一個與直播沾邊的創業公司都得到了投資者的青睐。數據顯示,目前市場上已經有超過200家直播平台,網絡直播用戶規模已經達到3.25億,用“全民直播”來形容所言非虛。

                    一系列的數據都在證明,那些曾經被微信壓得喘不過氣的社交媒體,借着直播的東風再次回到網民的視野裏。今年第二季度,陌陌通過直播和視頻業務盈利5790萬美元,而且月活躍用戶規模重回增長軌道;新浪微博則披露,自媒體在微博上的日均視頻發布量比第一季度增長38%,第二季度微博視頻日均播放量環比增長235%。

                    艾媒咨詢CEO張毅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市場上有超過200家直播平台,但隻有陌陌和微博等少數公司實現盈利,原因在于隻有真實的活躍用戶規模才能帶來付費收益。他認爲,進入直播市場的時間窗口已經關閉,但基于目前已有的用戶規模,微信入局直播市場定必取得成功。“不過微信團隊肯定會考慮信息過載的問題,相信直播将會以插件的方式嵌入微信,而不會開通一級入口。”

                    “目前打賞分成還是初級的盈利模式,大約占直播行業市場盈利的1%,收入更多的來自廣告和電商導流,比例高達70%左右。”知行資本副總裁吳曉東認爲,直播平台需要通過IP資源的投入以吸引付費用戶,最終産生更多的衍生産品。他告訴時代周報記者,新興領域大多屬于粗放式發展行業,加強直播行業的監管對整體發展是利大于弊,這對資本市場的介入是一種保障。

                    

                      陌陌直播翻身仗



                    從一家原本依靠陌生人社交興起的社交媒體,到以明星、網紅爲盈利點的直播平台,陌陌隻用了半年。根據陌陌今年第二季度财報顯示,陌陌淨營收達到9900萬美元,同比增長222%;淨利潤爲2320萬美元,是陌陌赴美上市以來連續6個季度實現盈利。

                    根據陌陌今年第二季度财報顯示,陌陌淨營收達到9900萬美元,同比增長222%;淨利潤爲2320萬美元,是陌陌赴美上市以來連續6個季度實現盈利。

                    然而仔細分析營收結構,可以發現陌陌最大的盈利來自直播業務。陌陌披露的數字顯示,130萬直播付費用戶爲陌陌貢獻了5790萬美元,占總營收接近60%,這一數字是歡聚時代(YY)旗下的虎牙直播二季度營收的三倍之多。

                    要知道,陌陌去年第四季度剛推出直播業務,其營收比例小得可以忽略不計,然而在今年第一季度,直播業務已超過會員收費和移動營銷,成爲陌陌第一大營收來源。

                    直播業務的貢獻不止于營收,而是重新激活了陌陌的用戶活躍程度。在直播業務之前,陌陌早已淡化了所謂“神器”的噱頭,但找不到合适的發力點,去年推出的6.0版本主打興趣圈并未能挽回流失用戶,月活躍人數一度從7800萬下跌至不足7000萬。

                    但在過去一年内,陌陌陸續發布了動态視頻、直播、時刻等與視頻相關的功能,陌陌的月活躍人數重新走高,今年4月直播入口放進一級入口後加速活躍度,目前月活躍人數已經上升至7400萬。

                    雖然一直受到微信和手Q的壓制,但陌陌的用戶規模頗爲可觀,是目前國内第三大社交媒體平台。不過在探索商業化的過程中,陌陌難以将這些巨大流量進行變現。去年陌陌曾一度押注O2O方向,希望通過與阿裏和58同城的合作提高變現程度,但到店通的情況不甚理想,相反會員付費和移動營銷業務實現了盈利。

                    直播業務原本不在陌陌的計劃之中,但按照副總裁王太中的說法,陌陌的學習對象是Facebook,目前後者的移動營銷占總營收比例達到95%,“陌陌需要聚焦原生廣告,在信息流上下功夫”。

                    對陌陌而言,直播隻是剛剛開始。在最新的7.0版本中,陌陌本次推出視頻分享功能“時刻”,用戶可以拍攝一條時長不超過10秒的短視頻,并在視頻上添加文字、趣味貼紙及手繪塗鴉。每條“時刻”可以設置保存時間,最長不超過24小時,好友可以對“時刻”打賞虛拟禮物,或發送消息交流。

                    “視頻直播正在使陌陌上的社交場景多樣化。利用這些全新的社交場景,我們看到了瞄準新用戶群體,開拓社交和娛樂行業新領域的機會。我們有着明确的未來路線圖。相對于以往,我們更專注于執行優先戰略。”在财報會議上,陌陌CEO唐岩肯定了直播的作用。

                    随着陌陌向一線城市以外的地區布局,這場直播生意會越做越大。

                    

                      大部分直播平台虧損



                    在直播的風口上,陌陌不是孤例,同樣涉足了視頻和直播業務的新浪微博也賺得盆滿缽滿。微博的二季報顯示,公司當季淨營收1.469億美元,同比增長36%,歸屬于微博的淨利達2590萬美元,同比增長516%。财報還披露,自媒體在微博上的日均視頻發布量比第一季度增長38%,第二季度微博視頻日均播放量環比增長235%。而且近日新浪微博還拉上無人機巨頭大疆創新,将後者的航拍無人機産品及地面拍攝設備作爲直播設備接入微博直播。

                    艾媒咨詢CEO張毅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雖然直播平台衆多,但真正實現盈利的隻是少數,主要原因在于直播平台的數據造假嚴重。“陌陌和微博的營收表現不俗,是基于其真實的活躍用戶規模,隻有形成穩定的付費群體,直播平台的打賞分成模式才得以持續下去。”

                    目前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主要靠用戶購買虛拟禮物打賞,直播平台可以從中抽成。雖然還可以利用流量廣告和遊戲分成,但大部分直播平台仍無法覆蓋寬帶和主播簽約成本,處于虧損狀态。

                    知行資本副總裁吳曉東告訴時代周報記者:“打賞分成還是初級的盈利模式,大約占直播行業市場盈利的1%,收入更多的來自廣告和電商導流,比例高達70%左右。以奧運明星傅園慧爲例,按照三七的比例分成,直播平台隻拿到20多萬,然而投入在帶寬和宣傳資源上的資金遠遠超過這一數字。”

                    直播成爲大公司标配已是行業共識,奇虎360董事長周鴻祎就表示,直播就如同以往的論壇,是各個網站都需要的表達自我的地方,未來直播會嵌入各個網站、各個行業。據時代周報記者了解,京東計劃近期開通直播業務,最快将于9月推出。此前阿裏已經推出淘寶直播,支持用戶“邊看邊買”,每天直播場次接近500場,其中超過一半的觀衆爲90後。

                    

                      微信何時進場?



                    互聯網巨頭和創業公司都在加緊進場,然而最讓人期待的依然是微信。熊貓TV副總裁莊明浩透露,微信相關功能已經開發好,“但這功能最後到底上不上,我估計還是張小龍自己要做些取舍和内部博弈”。

                    張小龍的謹慎并非沒有道理,鑒于微信的巨大賦能,每一次細節上的改動都容易産生巨大的影響,尤其是負面影響,如微信變相成爲賭博工具,微商破壞了朋友圈的質量。微信相對封閉的生态系統注定難以像微博、陌陌一樣,借助外力大規模鋪開直播業務。再加上微信的信息過載問題已經非常明顯,直播功能是否會加劇這一趨勢必然是張小龍首要考慮的問題。

                    事實上,即使微信不跟進,騰訊在直播領域的布局已經讓外界眼花缭亂。一方面騰訊大舉投資鬥魚、龍珠、呱呱等直播平台,另一方面接連推出NOW直播、花樣直播、鵝掌tv、騰訊直播、企鵝直播等嫡系産品,分别主打草根、美女、手遊、明星、體育等細分項目,其中剛剛拿下C輪15億元人民币融資的鬥魚直播,再次獲得騰訊的領投。僅僅半年前,騰訊就出了4億元領投了鬥魚1億美元的B輪融資。

                    “微信開設直播功能的難度不大,其擁有7億個活躍用戶,在此基礎上能占據不少市場份額,不過微信團隊需要考慮信息過載的問題。”張毅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微信的核心功能是IM(即時通訊),因此直播功能更可能以插件的形式存在。

                    值得注意的是,直播行業的監管問題日益受到有關部門的重視,對于社交媒體而言是一項不小的挑戰,短視頻錄制、自定義存儲時間等産品功能容易成爲色情等不法信息的溫床。8月17日,國家網信辦在北京召開專題座談會,就網站履行網上信息管理主體責任提出了八項要求,明确規定從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的網站要建立總編輯負責制,嚴格執行7×24小時值班制度。

                    陌陌相關負責人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陌陌目前已在成都建立分公司,數百個運營專員負責審查和删除不良信息。據了解,陌陌啓用了人工和機器兩種方式處理用戶舉報信息,系統不斷地自動學習,自動辨别違規行爲,不斷提高舉報處理中心的及時性與準确性。

                    吳曉東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新興領域大多屬于粗放式發展行業,加強直播行業的監管對整體發展是利大于弊,這對資本市場的介入是一種保障。

                  免責聲明

                  知識要點